當前位置: 首頁 > 奇幻玄幻 > 仙界圣君 > 亂世之始
第一章 希望
作者:米湯不好吃  |  字數:3885  |  更新時間:2020-02-23 21:42:07 全文閱讀

公元紀438年。

今天的天格外的陰沉,密布的烏云仿佛潑灑的墨一般壓近,要宣泄在這片大陸之上。

今年是駐守天河邊境的第幾個年頭了?陳文這樣想著,后來發現實在想不起來了,他手里把玩著一個玉佩,這玉佩本是一對,另一個在他多年沒見的妻子手中,想到他的妻子,他的心又飄向了遙遠的地方,在這片土地上,他只能以此來支撐自己的信念。

他是陳國的護國大將軍,數百年來,人族跟靈族戰爭不斷,以天河為界,以南是人族,以北便是靈族,靈族靠吸食天地靈氣與萬物魂魄為食,因此,靈族修行是要先天優于而人族,而對于靈族來說,人族的魂魄是先天的美食。

而人族修行則是呼吸吐納天地靈氣,這樣可以做到讓天地間的靈氣始終保持一個總數,如果有一天天地間的靈氣消失,人族將無法修煉,所以人族認為靈族的修行是逆天而行。

人族跟靈族的戰爭到底有多久?就連最年長的老人都不知道,只知道有記載開始便開始打了,而人族因為修行慢一直處于輸多贏少的情況。

在李文的記憶中,他所贏得的戰爭屈指可數,但這個戰績也足以驕傲了,因為別人,都沒贏過,而戰場離天河越來越遠,這里離天河已有十里的距離,這十里的距離有三個小城,全都被吸食魂魄而死,全城沒有一個人活下來,就連尸體都會被靈族給吃掉。

而李文的身后便是一座城,這城叫齊城,從他這里還能看到城里的燈火與炊煙,他不知道這座城會不會成為靈族下一頓美餐的地方,他不去想,他不敢去想。

一滴雨水滴落在李文手中的玉佩中,因為撞擊粉碎成無數細小的水滴。

李文看向空中,這場大雨終于爆發了,那滴雨水仿佛是個訊號一般,隨即帶來的是一場傾盆大雨,碩大的雨點砸在營地的帳篷上發出砰砰的聲音。

“將軍,回營吧。”一名將領看著李文說道。

“不,這樣看的更加清楚。”李文看向遠方,沉聲說道。

那將領有些不解問道:“將軍在看什么?”

“敵人。”李文拔出自己的刀,凝重的說道。

在離營地不遠的黑暗的空地里,弩箭正蓄勢待發,這些人身穿黑袍,但他們的皮膚雪白,瞳孔艷紅,與這個黑暗的雨夜格格不入,但陳國三歲的小孩都知道,這是靈族的特征。

“射!”不知誰說了一聲,數百支弩箭劃破黑暗的天空,漫天飛向了陳國的營地,這是雨夜,箭雨的雨。

與此同時,一聲號角響起,駐扎在三里外的靈族大軍不知為何突然出現在黑暗的雨夜中,朝著人族的營地狂奔而來,好似蝗蟲一般,他們在黑暗中中前進了三里,陳國將領卻渾然不知。

李文知道,估計陳國的哨兵已經被悄無聲息的奪去了生命。

與此同時,陳國陣師統領,狂奔到人族早已布好的陣眼,身上運轉起了天地靈氣,伸出手指,在在天地間寫下一道符咒,符咒飛向空中,激活了陣法,一道龐大的靈氣聚集在陳國的營地之上,形成一道保護罩,那漫天的弩箭就這樣被攔在了半空中。

“還不算太慢。”李文看著天空中散落的弩箭說道。

那名統領早已狂奔到戰鼓前,戰鼓聲咚咚咚的響起。

戰鼓聲越傳越遠,齊城里喝酒觀舞的達官貴人聽到了,有些驚慌的拿上自己的家當跑路了,路邊乞討的乞丐聽到了,但他只關心明天能不能吃飯,普通的尋常百姓熟睡中也被戰鼓聲吵醒了,在大罵著誰家又死人了。

只有戰士們知道,一場殘酷的戰爭又開始了。

公元紀438年,齊城失守,但這是李文失守的最后一座城,因為他引咎辭官了,但他從齊城救出了一個孩子,這是齊城每個人手把手把他傳到他手中的,他的父母不知道是誰,但齊城的每個人都是他的父母。

后來,陳國皇帝駕崩,陳國皇帝長子陳啟登基,他愿放棄眾多陳國利益,與眾國商討,集眾國之力,擊退了靈族首領,生擒了靈族將軍,人族從未如此團結過,但經歷過那場戰爭的人,都知道,那場戰爭的勝利有多么的來之不易。

16年后。

李文辭官后,由于人族在面對強敵前空前的合作,曾經失去的疆土大面積奪回,李文便回到了那個曾經在他手中丟失的齊城,過起了田園生活,他的妻子已經改嫁,渺無音訓,陪伴他的只有那個他在齊城救起的嬰兒,算一算,今年他已經十六了。

李文給他起名為陳安和,之前陳安和問過他為什么不讓自己姓李,他說,你是陳國的子民當然要姓陳。

李文想把陳安和培養成為一名戰士,希望他能夠完成自己當年的愿望。

“離!兌!坤!”李文報出了三個方位,隨后他依次出現在那三個方位對陳安和進行攻擊,陳安和顯然有些應對不急,在坤位被李文的木劍集中。

陳安和身形不穩,摔倒在地,被擊打的部分很快起了紅腫。

李文失望的搖了搖頭,說道:“你心思不定,動作遲鈍,如果這是在戰場,你已經死了。”

陳安和爬起來,揉搓著紅腫的部位,很疼,但他已經習慣了。

“靈族不是已經被打跑了嗎?”陳安和有些不解的問道,在他的印象中,靈族早已潰敗不堪,他有些不能理解李文為何這么嚴厲的訓練自己。

“他們隨時會卷土重來,在那之前,我們要做好萬全的準備,最起碼,你要能自己活下來。”李文說道。

“是。”陳安和應道。

“算一算,你今年都十六了,也是時候了,你隨我來。”李文說完便朝著屋內走去。

到了屋內,李文坐到了椅子上,掏出了一件東西,那是一件項鏈,那項鏈整體做工精細,十分的精美,李文看著這枚項鏈,思緒好像又被拉到了他在齊城的時候。

人們的哭喊聲,靈族的號角聲,但在廢墟中還有一個嬰兒的聲音,在哭泣著,那嬰兒懷中有一枚項鏈,閃著光。

就好像在無盡的黑暗里看到了一絲曙光,一開始李文不知道那是什么,后來李文把它稱為,“希望”。

“這是,你父母留給你唯一的東西。”李文把項鏈遞在陳安和的手中,把自己的思緒拉了回來。

陳安和撫摸著這枚項鏈,自他記事起,在他的身邊就只有李文,與終日的修行,他一開始其實有很多的怨言,在他很小的時候,別家的小孩子都在外面玩,而他只能終日面對文獻與兵器,別家的小孩子上的私塾,而他的老師從始至終只有李文,后來他發現,他懂得比其他人多,身體比其他人更強壯,他漸漸開始明白了李文的良苦用心,也發現李文比私塾的老師懂得更多。

其實陳安和的心里一直有個想法,他想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就算是一點點的蹤跡也好,李文對他很好,但李文跟他說過,你不用對我心懷感恩,因為我是為了我自己。

“你心神不定,是因為你想找到你的親生父母,我告訴過你,齊城當時人死的死,逃得逃,你的父母很有可能已經死了。”李文看著陳安和說道。

李文又看著這枚項鏈說道:“這枚項鏈我查過,是朝廷兵工廠打造的法器,他里面有一塊小世界,大約可以容納下一個人,主要是用來儲存東西用的。”

“但是這就很奇怪,這枚項鏈是當年先皇獎賞官員所下發的,我查過一些記錄,但是齊城并沒有這個等級的官員,再往上我就查不到了。”李文說道。

“那,當年的官員呢?”陳安和問道。

“我一樣查不到,這一樣很奇怪,這件事從等級來看不應該是秘史級別的,連我都查不到。”李文眉頭深鎖,他有些不解,但他知道,這件事情的背后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甚至是陰謀。

“所以,你該走了。”李文說道。

陳安和問道:“去哪?”

“我把你養大不是為了陪我這半截身子已經入土的糟老頭子的,你應該入京,去學院修行,然后努力學習,爬到更高,比我當年還要高,你才能查到你要的東西。”李文的語氣有些深沉,他對陳安和確實有些感情,但他說的沒錯,他也是為了他自己。

陳安和的目光有些復雜,他看了看李文,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項鏈,他有些猶豫,面對著這個像他父親一般的人,他第一次有些說不出話來。

“走吧,過兩天學院就要開始招生了,這里離京城還有點距離你要快點出發,記住,進京之后,你不姓陳。”李文看著陳安和說道。

“為什么?”陳安和不解的問道。

李文凝重的看著陳安和,說道:“因為陳,是天子的姓。”

陳安和越發感覺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他不知為何李文當年為何要讓他姓陳,他越想越覺得有些可怕。

“那我該姓什么?”陳安和問道。

“我已委托人做好了你的資料,對外的名義上,你是我兒子,所以,你要姓李。”李文說道。

“是。”陳安和應道。

夜深了,這里離京大概有個五天的路程,這里說的是快馬加鞭,但對于大乘境界的修行者來說,不過就是數十息的時間便到了,李文知道他傳 出去的那個密文對于陳國有多重要,也知道他會來的。

李文看了看漆黑的夜色,雖然他沒感覺到任何氣息,也沒看到任何人影,但李文知道,他來了,因為空氣中充滿了一股殺意。這股殺意,李文無比熟悉。

他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李文的身后,一根手指抵在李文的脖頸處說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嗎?”

他是顏安青,天機閣的閣主,大乘境界的修行者,他可以占卜未來,為陳國出謀劃策,但就是這樣的他,當他看到李文的來信是,他也被震驚到了,他快速的卜了一卦,卻發現李文的做法可能將極大的影響這個世界,于是他片刻不停息的趕到這里。

“我為這個世界埋下了一顆種子,至于以后他能不能做到我所期盼的事情,沒人知道,就連你也看不清。”李文非常平靜的說道,仿佛他并不知道顏安青的那根手指有多么強大的威力可以隨時要了他的命。

“以人力窺探天機,本就是極為困難之事,我看不清,但這世間也不可能有人看的清。”顏安青有些生氣的說道。

“他姓陳。”李文說道。

“你這是要造反?”顏安青問道。

李文沒有說話。

顏安青問道:“對你來說到底是陳國重要還是消滅靈族重要?”

李文斬釘截鐵的說:“都重要。”

“如果讓你選一個呢?”顏安青問道。

李文搖了搖頭,他無法做出選擇,因為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會做出什么樣的選擇,也許當那一天真正到來的時候,他才會知道。

“我要你盡全力的幫助他。”李文說道。

顏安青有些為難,他思考了一會兒,然后說道:“我只能向你保證,在我能力范圍之內,我不會讓他死。”

“如此就好。”李文說道。

“我很想知道,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你會怎么選。”

這句話在李文的耳邊越傳越遠,聲音越來越小,李文知道顏安青已經走了,他回到了自己家里,看著熟睡著的陳安和,他不知道陳安和以后會成長為什么樣,但他已經埋下了這顆種子,他將這顆種子稱為“希望”。

捧場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章節評論

發表章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6
    A+
    頁面寬度
    腾博会app_腾博会app在线下载